金色池塘   
 

    朝鲜出版物:韩战共军毫无战斗力一打就逃

   斯大林去世之后,金日成利用苏联暂时无暇他顾的短暂时机,把矛头指向苏联派。长期支持金日成的苏联派领导人物接连不断地遭到批判和撤职。许多人下落不明。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金相辰于1955年被撤职。回到他的故乡哈萨克斯坦反思说:以狂热宣传树立起金日成权威,却使得自己被罢官。要不是我们苏联籍朝鲜人的宣传,就不会有金日成的个人崇拜。苏联派中仍保留苏联国籍者在此期间全部返回苏联。

1958年3月,金日成在大清党后召开的金氏一派的朝鲜劳动党第一次代表大会7上,他的亲信爪牙独占了朝鲜党政军的领导岗位。到1961年9月,四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85名中央委员中,原来三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71名中央委员连任者只有28人,其余43人大多是遭清洗的延安派和苏联派。

更可恶的是,金日成追杀到中国来,跟中国要人;因为朝鲜驻苏大使也叛逃了,也是反金日成的,也跟苏联要人。中苏商量后,找金日成谈,劝他算了。金日成提出的条件是中国把共军撤了。几十万军队驻在那里,他搞个人崇拜不踏实。这样达成一个协议,我们在1958年底以前把部队都撤走,朝鲜对几位逃到中国来的高级干部不再追杀。

这是中国党和政府“抗美援朝”最大的败笔!倾全国之力,死了那么多人,竟没有培养一个亲华的朝鲜政府,在这种压力下匆匆撤军。

金日成之所以敢于对中苏两个大国采取咄咄逼人的姿态,是因为他从反对斯大林个人崇拜问题上,看出了中苏的不和。毛泽东要挑战赫鲁晓夫的共产主义运动领袖的地位,一定要争取他的支持;赫鲁晓夫要战胜毛泽东的挑战,必须保证朝鲜不被拉走。金日成要在中苏两大国的矛盾中,左右回旋,捞取好处。因为在未来的中苏摊牌中有求于金日成,毛泽东对金日成极尽姑息迁就之能事。

共军撤军以后,金日成又觉得面对美军不踏实,要与中国签订一个条约,保证一有情况,中国共军随时能回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简称《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1961年7月11日由周恩来、金日成在北京签订,1961年9月10日互换批准书并生效。根据其第七条第二款规定,“在未经双方就修改或者终止问题达成协议以前”,《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将一直有效”。

在中国发生全国性大饥荒时期,国家财力十分拮据,对朝援助相应减少。于是朝鲜借机多次派员来华,提出要将鸭绿江改为中朝两国共同拥有的界河。理由是朝鲜北部边境地区也要发展,不能没有电力做保障,因此也想借助鸭绿江搞水利发电。此时中国已投资在鸭绿江上游的集安建了云峰发电站,拦江大坝的一端与朝鲜国土相连,所以中国政府慷慨答应此电站日后的发电量有一半无偿给朝鲜使用,对于鸭绿江变为中朝两国的界河要求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朝鲜得寸进尺,以鸭绿江的发源地在长白山天池为由,于20世纪60年代初期,又向中国政府提出将长白山分割为二,中朝双方各占一半的要求。为了说服中国政府,朝鲜派能言辩士来华觐见毛泽东,说两国同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国家,长白山区曾是朝鲜伟大的金日成将军革命事业的发祥地,当年他就在那儿加入的中国抗日联军,现在金日成已是我们的首相,他在长白山区留下的“革命圣地”,也应让朝鲜人民世代瞻仰,所以希望中国政府和人民能理解朝鲜政府和人民对自己领袖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等等。

这时候毛泽东正准备与苏联决裂,仿效列宁成立第三国际,找寻支持者和追